“打车难”卷土重来 供给短板怎么补?

402.com

2018-10-11

  9月27日,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在回应近期打车难等社会热点时表示,局部地区、个别时段出现的打车难问题依然存在,但总体来看,并没有出现大面积出行难的情况。

下一步交通部将通过鼓励相关企业加大夜间时段“合规化”运力投放、指导城市公共交通企业适当开通“夜间公交”等方式,解决群众出行问题。   网约车约不到,出租车叫不到,黑车肆意加价,“打车难”为何卷土重来?打车何时不再难?9月28日晚,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、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做客《央视财经评论》演播室,深度解析。   杨宏山:网约车面临的挑战是发展中的问题 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:首先对于“打车难”,不同的地方、时间点,可能人们的感受是有差异的。

所以,包括“打车难”或者其他一些问题,更像是发展中遇到的问题,这些问题需要包括监管部门、网约车运营平台在内的各方共同应对。

现在监管确实在加强,门槛在提高,包括资质上需要三年运营,有1000次接单等等,这些审核达到标准,都是需要时间的。

这些条件逐渐到位以后,相信平台上的司机数量也会增加,“打车难”很可能是阶段性的问题,也会相应有所缓解。   王冠:网约车需求旺盛体现出行方式变化 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:一方面,最近三四年网约车快速地补贴占领市场,不少人确实形成了网约车出行习惯;另一方面,随着中等收入人群不断扩大,接受用钱买时间、买方便这种观念的人也在增多。

比如就北京而言,通宵区间车其实是有不少,但很多人仍然会选择更贵、甚至是加价的网约车。   如何看待网约车安全整治?  杨宏山:网约车在相当程度上缓解了打车难 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:网约车总体上来说是让打车便利了。

大家可以想想,在没有网约车的时代,路边打车基本都是靠运气。 如果打车的地方路段比较好,交通比较繁忙,可能一会儿就能打到车;但如果地方偏远,就很难讲了。

  王冠:对网约车要规范化不要妖魔化 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:首先要明确,网约车并非传统的、保障级的基础民生交通工具,全球各大城市应该都是这样。

但城市人群的需求确实很大,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要予以规范。

人们对网约车安全性的担忧,很大程度上可能并非来自现实数据,而是未知,所以这两年监管上所做的一系列努力,要可统计、可知晓。

  公共交通如何补齐短板?  杨宏山:市场化是解决出行难的重要机制 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:一方面要增加供给,在这个过程当中,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是很重要的机制。

比如夜间出行困难的地方,平台内部可以通过经济手段引导驾驶员更多出行,增加供给;同时,市场一家独大,肯定无法形成充分竞争。

今天中国出行市场的现状,不会是最终的现状,这当中既有市场力量的持续介入,也有政府部门通过优先发展公共交通引导一部分需求,以及优化道路交通体系。

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这也是城市健康发展的需要。   王冠:现有交通供给可以深度挖潜 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:马上就是国庆长假,预计这7天会有超过7亿人次在内地旅行。

但旅游目的地排名靠前的上海、北京、成都等很多城市,没有一个城市有citypass,也就是出行一卡通。 人们出行还缺乏有效的规划组合和引导,这就意味着整个交通供给还有很大提升空间。

比如纽约地铁支线是24小时的,西班牙巴塞罗那在梅西有比赛的时候,地铁会顺延到凌晨2点,甚至凌晨4点。 如何在既有公共交通供给中,实现更好的组合、更动态的调整,还是有很大潜力的。

  杨宏山:在出现问题和改进监管的过程中实现更好的治理 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:出现问题并不可怕,关键是要及时改进,监管要跟上,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。 实际上城市发展不出现问题是不可能的,政府、职能部门及时回应、及时调整,才能迎来更好的城市。

  王冠:网约车现状体现城镇化进程需要从速度到精度升级 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:改革开放之初,城镇化率大概是18%,今天是58%。 经济快速崛起的过程中,实际上城镇化过程还是比较粗放的,离我们现在所说的以人为本、新型城镇化还是有差距。

这当中就包括交通的精细化,这也需要在城镇化更加精细化的发展过程中,寻找解决方案。

【编辑:何明】。